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民生

旗下栏目: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

设置于此的是太庙和掌管百工技巧事务的中央机构少府监。唐末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2-03
摘要:西安老街安居巷记行【严建设】 西安城的安居巷的北口就在骡马市南端的东木头市上,其南接三学街西通书院门,交通状况不甚好,汽车通行基本上非常勉强。巷子里绝大部分都是租住

西安老街安居巷记行【严建设】

西安城的安居巷的北口就在骡马市南端的东木头市上,其南接三学街西通书院门,交通状况不甚好,汽车通行基本上非常勉强。巷子里绝大部分都是租住户和开餐馆的,做镜框的,揭裱字画的、卖书画作品的卖文房四宝的卖画册的。老煤厂旧址还在,里面也被租出去了。

尤其是自从柏树林派出所从端履门迁来之后,这条长约400米的巷子就显得更小了。当然若在北京,若稍加改造,怕早都成为类似鼓楼的南锣鼓巷,人力三轮车拉着中外游客做胡同游了。现在的安居巷,吃饭倒也方便,餐馆触目皆是,油泼面、饺子、泡馍、饸饹、肉夹馍等等啥都有。只是巷子里唯一的一个曾引起争议的公厕终于被拆掉了。给过往路人很大不便。碑林区政府应调查研讨此事。

我对安居巷颇感亲切。曾多次拍过安居巷、多次在各大网站发过安居巷的帖子,一次跟一次不一样。最后的一次还在5年前的2013年。那年安居巷整修路面。还记得20年前有次与一些老同学聚餐,有位老同学忽然叹气,说自己舅家老房子就在安居巷,可惜拆迁掉了,没留下照片。我说我有,刚好胡乱拍了一组照片。回家翻检相册,果然有。当然,安居巷在不远的将来肯定还是要拆掉的。届时安居巷当年在世的老人,若想再看看当年的安居巷,也只能看我的帖子了。

安居巷是我童年时代、少年时代常去之地,留下了很多欢乐、温馨而苦恼的回忆。记得60年代的安居巷,地面是土路,晴天一把刀下雨乱糟糟。天气晴朗的日子,逼仄狭窄的人行道上会凸现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圆球土疙瘩,很硌脚。行人走来走去,把土疙瘩顶端磨得锃光发亮。

上世纪60年代,安居巷北口对面,是五柳巷小学的分校。当年冬天下午的时候,常有戴着黑平绒帽子的老太在东墙根下晒暖暖,或纳鞋底。如今还有,只是那种黑平绒帽子看不到了,当年讲究的还在上面缀一块翡翠。但有幸拍到一位老太打毛衣的镜头,难得。

如今煤场旧址就是当年我们每月去买煤之地。

当年卖煤开票的都比较牛。从拉风箱烧烟煤、到生自己砌的炉子买钢炭、到买煤球到买蜂窝煤。最后按量供应每月120块蜂窝煤,记得价格为3.04元。有关系的可拉到干煤块,没关系的只得拉湿煤块。上下人行道路上一颠,有些湿煤块就颠碎了,用不成,只好用簸箕端来跟人说好话换。买煤要排队,排队到中午就比较恼火,开票的服务员要吃饭,叫排队买煤的居民在外面等。热夏八月隆冬腊月都一样等。周一休假、周三下午开会不上班。

我今日在安居巷有幸遇到一个老住户罗先生,年纪7旬有5,我俩是1976年认识的,他仍蜗居在老宅里。如今系名家春秋报社的办公室主任。我与他可能30年未见了。比较荒疏。印象中前半生见面次数屈指可数。老人家如今酷爱丹青书法,在家颐养天年,挺好的。得知其女儿远在东瀛,若能搜出此贴亦可看看自己的故居。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