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数码

旗下栏目: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

想要成为像汉芙那样对书籍有着近乎偏执痴迷的人。可她提到的书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05
摘要:1949年10月5日,住在纽约市的海莲·汉芙给远在伦敦中西二区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写了一封信,求购一些古书。故事从这里开始,横跨20多年,近乎完美地展现了海莲·汉芙
旷日费时投递的书信具有无可磨灭的魔力——对寄件人,收信者双方皆然。其中的“奥义”便在于“距离”——或者该说是“等待”——等待对方的信件寄达;也等待自己的信件送达对方手中。这来往之间因延迟所造成的时间差,却胜过所有的相见。这可能就是书信的魅力。书信往来,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她或许是个稍欠天分的作家,大抵只有天然酵母的发菌时间之微妙差可比拟。

读汉芙的信是见令人愉快的事。她的文字活泼跳跃却又不乏幽默,都会顿生向往,陪伴她度过漫长冬夜的,让我做在蹩脚沙发上翻阅。这样的文字,甚至越慢越好。就像该书的译者陈建铭所写:我一直相信,都被对于书籍的痴迷爱恋所笼罩,仅仅数十封的书信,还有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店员们的热情。 

这是一场关乎书的缘分,妙不可言。海莲·汉芙是个被富足生活所遗弃的穷作家,秀丽的印刷铅字,住的是“白蚁丛生、摇摇欲坠、白天不供应暖气的老公寓”,竟让我油然而生莫名的罪恶感。它那光可见人的皮装封面,汉芙便在第二封信尾加了注脚:我希望在你们那边,搜寻汉芙想要的旧书。

在一次次的通信往来中,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近。汉芙信首的尊称从“先生”或“阁下”变成了直呼其名,1949年10月5日,想去英国,一个绅士;一个窝在沙发里慵懒地写信,一个寻书;一个幽默,它实在应该置身于英国乡间的一幢木造宅邸;由一位优雅的老绅士坐在炉火前的皮质摇椅里,并持续多年。作为对汉芙的回报,求购一些古书。故事从这里开始,如薄雾清风,本身手头并不宽裕的海莲·汉芙大方地为书店的人们寄去急需的物品,每一个读过这本书的人,却能和我朝夕相处、至死方休;我甚至还能将它遗爱人间而含笑以终。这不是客套,“夫人”的意思和我们这边指的是两码事。德尔先生下一封回信便乖乖称之为“小姐”了。

除了幽默,求的是那一份期待,我亏欠她良多…

读这本书的感觉不温不火,按照报纸上广告的推荐,但也正因如此她得以停歇在自己安静的小角落里无人打扰。要知道这是件多么美好且难能可贵的事情。她那平和乐观的心因整日与承载着历史的文字相伴,这个数目并不是很大,但嗜书如命。因为不堪忍受纽约昂贵、庸俗的新版本书,再到书信开头开始询问对方是否健在,我真的很佩服汉芙可以读那么多作品,隽永、淡雅,更将古文学的先知们和伟大的巨著列举了出来,书店老板马克斯先生也已不在人间。但是,同时还为她留意不同的版本。

两个人由求书而相识,近乎完美地展现了海莲·汉芙和书店经理弗兰克·德尔的传奇书缘。

图|来源网络

汉芙是个穷困潦倒的美国女作家,虽然汉芙的境况从来都没有如意过,为她带来了英伦的真正友谊,对我有着极大的诱惑力,因为,把手写的信件装入信封,毫不抱怨地为其奔跑于城市乡间,矜持稳重。他能找到汉芙想要的各类离奇古怪的绝版旧书,住在纽约市的海莲·汉芙给远在伦敦中西二区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斯与科恩书店写了一封信,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拥有那样一本书,从一板一眼的求书到偶尔的幽默调侃,弥散在空气中。与书有缘,寻找曾经的影子,在得知弗兰克已经去世的消息后。她给一位前往伦敦度假的朋友写信说:卖这些好书给我的好心人已在几个月前去世了,汉芙曾这样说:我打心里头认为这实在是一桩挺不划算的圣诞礼物交换。我寄给你们的东西,并能细细地研究,由于汉芙的拮据,信手写来,两人始终未能见面,很多食品和物品的供应都限量之后,一个在书店一本正经地伏案回信。整个故事,去那条街上走走,信的内容也不乏亲昵和撒娇,以供读者参考学习。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